抖M治疗中心

【K】明明(夜伊,第一季后,旧文重发,短小一发完)

其实夜刀神狗郎一直都不太懂那个白发的男人在想什么,啊,目前是少年。





初见的时候以为会是什么穷凶恶极的人物,结果明明是在逃命还跑得跟在耍宝一样漫不经心。无奈下去救场,那个噌的一下蹿红的脸更是让他不知道该吐槽什么。当然,身为一言大人的臣下怎么能做出那么不正经的表情。于是死命绷着一张扑克脸,拔刀。





结果那个男孩好像总是特别会破坏他的表情。一天之内被耍,被撞墙,被画脸,还要给他做饭!问题在于自己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就这么一直给他做下去了。“唉,那孩子就是来克我的吧。”这么想的时候那张脸依旧笑得没心没肺。





接下来发生的事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想。明明自己应该一刀下去却开始心疼那个少年;明明应该杀了他却自愿留下来送死;明明不是自己效忠的对象却心甘情愿地为他跑腿,护他周全。那个明明弱不禁风的失忆少年竟记得自己是王,还是最强的王,浑身散发神一样的光芒。自己竟被他所不断吸引,转为他的臣下。





明明那个时候看着他的脸就来气,什么时候开始移不开实现的呢。





轻轻抚过刀鞘的尾端,记忆中的少年好奇的戳着,浑然不觉危险,开心的做着自我介绍,手舞足蹈地为自己开脱。





扫过放在桌角的便当盒,记忆中的少年一边安抚着NEKO,一边无奈地把没吃过的玉子烧夹到NEKO面前,一脸的宠溺。





不经意感觉到录音机的棱角,不再是掏出一边冒着粉红泡泡一边大喊一言大人俺嫁,脑中最鲜明的竟是那个少年一脸鄙视地说着恶心。





也许是那个时候吧,听到那句毫无防备的“我叫伊佐那社,你呢”的时候吧。





为什么有想到你了呢,明明......





唉,又到做饭的时候了。Neko又不知道跑哪去了,这几天天天搞得一身灰尘,换个衣服还是得像往常那样红上半天,又或是在外待到日落才回家。自从王剑陨落的那天之后,这个学生公寓里的小房子便再也没有热闹起来。





为什么你那么执着地让我带菊理走,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很这个意图伤你的女人,哪怕我知道那并不是她的错。幸好她没有刺伤你,不然谁给我解释那时我什么也听不清的原因。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后悔提出救菊理的决定。





还有,为什么就不能体恤一下我呢身,也许我不懂为王者的孤单,但看着你执意送死,明明没有受伤却浑身都在痛,听见了你离去的声音却没有勇气回头。





还有最重要的,为什么明明这么在乎,却在背过身的那一瞬间才后知后觉。





喂,你这家伙,还活着的话就需要我吧,快点,快点,哪怕只成为你最得意的臣下;哪怕不在是我所收悉的那张面容;就算我无法陪你一起感受时间的流逝,快点呼唤我,需要我,这样我就能待在你的身边,在我死之前。





如果你想拜访各大王者,我陪你,站在你的左右帮你撑撑胆;如果你想感受与人的交流,我会跟你开家小店,看看人来人往;如果你想继续逃避,我可能没法带你继续飞在上天,但我会带你到我以前住的地方,建个和式的小院,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便当。你做什么我都会跟在你身边,只要你回来。





所以,回来吧,我要亲口告诉你我的爱慕,然后,别走。



-end-


于是老早以前这两位就继续没羞没臊的带着女儿秀恩爱啦!小白以威丝曼身份回归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合法嘿嘿嘿啦~~~~


中二黑历史,应损友 @阿科依弗雷查 的要求从新发上来。为了鼓励这位多多产量,看宝宝做出了多大的牺牲!【捂脸】

总之就这样了,那篇dunkirk不许删听到没,删了打你哦【和善的微笑】

评论

热度(14)